台湾在美国的游说(五):当代的游说情况
栏目:学术专栏 发布时间:2022-09-25点击数:

到了新世纪,台湾当局在美国的游说活动依然在进行。一方面,台湾当局依然积极推动游说活动。另一方面,以FAPA为代表的民间台独势力也在努力运作。两者在某些时候有所合作。

1. “外国代理人”

根据美国《外国代理人注册法》(公法:75–583),在美国为外国人游说的个人或者机构需要注册成为“外国代理人”。美国司法部在网络上公布了全部注册在案的外国代理人清单。如图,为台湾当局服务的机构已累计上报注册249次(有些时候一个机构注册多次),它们中大部分已经失效,也就是说不再为台湾当局服务,但仍旧在为台湾当局服务的机构还有12个,清单如下表

机构名称

英文对照

注册时间

代理人所在地

委托机构名称

国民党驻美代表处办公室

KMT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the United States

03/09/2022

华府

国民党

帝国咨询集团公司

Empire Consulting Group, Inc.

01/26/2021

华府

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

华金斯和伊戈尔专业有限责任公司

Watkins & Eager, PLLC

01/17/2020

密苏里州

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

无数国际营销有限责任公司

Myriad International Marketing, LLC

04/30/2018

堪萨斯州

台湾观光局

无数国际营销有限责任公司

Myriad International Marketing, LLC

04/30/2018

堪萨斯州

财团法人台湾观光协会

达施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Daschle Group, LLC

03/16/2015

华府

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

民进党美国代表处

Taiwan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Mission in the U.S.

09/06/2013

华府

民进党

尼克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Nickles Group, LLC

02/15/2012

华府

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

西半球战略有限公司

Western Hemisphere Strategies, LLC

01/12/2012

佛罗里达州

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

格怕哈德集团政府事务有限责任公司

Gephardt Group Government Affairs, LLC

07/21/2008

华府

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

克洛威尔和莫宁国际公司

Crowell & Moring International, LLC

05/28/1987

华府

台湾当局经济部外贸处

台湾贸易中心纽约公司

Taiwan Trade Center New York Inc.

02/28/1985

纽约州

台湾对外贸易发展协会

远东贸易服务公司

Far East Trade Services, Inc.

12/06/1978

加利福利亚州

台湾对外贸易发展协会

(表1:台湾当局在美国的机构代理人,来源:美国司法部网站。)

除了机构代理人,还有个人代理人。至今依然有效的代理人名单如下表。

名字

注册时间

代理人所在地

委托机构名称

Li, Ming Hsuan

03/12/2020

纽约

台湾贸易中心纽约公司

Tsai, Hsiu-Chen

03/14/2022

纽约

台湾贸易中心纽约公司

夏立言(Hsia, Andrew

03/09/2022

华府

国民党驻美代表处办公室

Huang, Alexander

03/09/2022

华府

国民党驻美代表处办公室

Huang, Eric

03/09/2022

华府

国民党驻美代表处办公室

Fonte, Michael J.

09/06/2013

华府

民进党美国代表处

(表2:台湾当局在美国的个人代理人,来源:美国司法部。

1中的12个机构,其中2个是民进党和国民党在美国的派驻机构,这说明两党都在积极从事游说工作。

2个是台湾当局的机构。远东贸易服务公司隶属于台湾当局“经济部”,台湾贸易中心纽约公司是台湾外贸协会属下的派驻机构。外贸协会是台湾当局“经济部”和民间工商团体创建的公益性财团法人。外贸协会与台湾当局“经济部”、“外交部”合作,在全球有60个海外据点,遍布亚太、中东、欧洲、北美、拉美、非洲的各个国家。它们的主要功能是促进台湾与当事国的贸易往来。鉴于台湾贸易中心在纽约的分公司注册成了境外代理人,这说明它们也从事游说活动。可以说这就是台湾当局全球游说网络的一部分。

其他的8个机构都是美国的咨询、媒体、公关公司和律所,它们大多位于华府,有些位于其他州。这些公司长期在美国游说界经营活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如根据美国政治调查网站OpenSecret的披露,帝国咨询集团公司在2022年共有25个美国客户,他们当中不乏美国银行、可口可乐、联邦快递、耐克、辉瑞制药和沃尔玛这样的大企业

公司游说的对象包括美国各行政机构和国会,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国会中有19个他们支持的法案或者决议案,其中包括《2023财年国防授权法案》(117届国会,H.R.7900)这种重大法案。他们受福泰制药委托而支持的1176号众议院决议案(117届国会,H.Res.1176)成功在众议院通过,这说明公司有一定实力。台湾当局正是看中了公司的说客们能够联结行政部门的官员和议员,能够推动法案,于是才选择帝国咨询和其他7家游说公司。

这些游说机构的委托机构大多是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可见这个机构的确负责游说工作。其余的还有台湾当局“经济部”、“观光局”等政府部门,和两党。

2中有6个人,其中夏立言是国民党现任副主席,可见国民党很重视游说工作,需要副主席来亲自指挥和部署。麦克·方特(Michael J Fonte)是民进党美国代表处主任,他曾在民进党在华府的联络办公室长期工作。研究院发现,这些代理机构和个人存在“连环套”,如民进党委托民进党驻美国代表处,而代表处又委托麦克·方特。可见游说工作最终要落实到人,这位方特先生就是民进党在美国游说工作的具体执行人。

2. 卡西迪律所与台湾当局的复杂关系

有一个问题,为何没有看见大名鼎鼎的卡西迪律所?这是因为双方的合作没有持续到现在。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披露,与卡西迪签约的台湾机构有3个,最开始是台湾当局“经济部对外贸易委员会”,然后是台湾综合研究院,2004年之后是台湾政经研究院。台湾综合研究院由时任台湾当局领导人李登辉委托国民党投资事业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经济部”顾问刘泰英成立,可以说代表了国民党当局。台湾政经研究院由后来陈水扁当局的“总统府资政”林诚一成立,可以说代表了民进党当局。有意思的是,被称为陈水扁金主的林诚一在2002年捐助并发起了李登辉基金会,而刘泰英是基金会现任副董事长。可见蓝绿两派的界限也不是那么清晰。

1995年卡西迪律所成功促成了李登辉访美,造成美中关系出现风波。克林顿政府很不满意,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在台协会的处长小詹姆斯·伍德(James C. Wood Jr.)亲自表示律所已经成为美台关系的阻碍。不过双方的合作竟然持续了下去。

据《华盛顿邮报》披露,卡西迪公司的副总裁卡尔·福特(Carl Ford,曾经担任分管情报和研究工作的助理国务卿)开设的福特公司在两者之间充当中介。通过这种方式台湾政经研究所与卡西迪的合作持续到2010

3. “邀请外交”

邀请外交的主要形式是美国政客到访台湾。研究院根据公开新闻报道统计,从2000年到20229月中旬,美国政客(包括在任和前任政客)以各种理由访问台湾66,历年分布和趋势如下图。

台湾在美国的游说(五):当代的游说情况(图1)

(图12000年到2022年美国政客访问台湾次数,来源:公开媒体报道。)

首先,研究院发现了明显的“两头高、中间低”的趋势。这22年恰好跨越了台湾3个领导人的任期:民进党的陈水扁、国民党的马英九和民进党的蔡英文。在民进党执政期间,美台之间交流更加频繁;在国民党执政期间,美台之间的交流次数相对较少。

其次,访台的美国官员跨越两党,既有议员,也有行政官员,甚至有司法部门官员。从官员级别来看,22年来访台的美国官员中从来不乏高官。其中比较典型的案例有2000614日,美国运输部长史雷特(Rodney E. Slater)到访,会见了时任台湾当局领导人陈水扁。2002912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Gregory Scalia)抵台访问。这是数十年来美国唯一的一次最高法院大法官参与这类活动。200186日,时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拜登到访台湾。可见虽然拜登当上总统后处理中国问题和台湾问题比较谨慎,但是在做参议员时却没有那么多顾及。2005227日,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台。克林顿在任时积极发展对华关系,但是在卸任后也成为台湾当局“邀请外交”的对象。

201112月,美国国际开发总署署长沙赫(Rajiv Shah)访台。沙赫本人不能算做“反华”政客,他在访台之前刚访问了中国,倡导双方加强合作。不过这不妨碍他成为“邀请外交”的对象。

再次,2018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生效《台湾旅行法》(公法:115-135),在之后美国官员访台明显呈现上升趋势。在2019年既达到创纪录的9次。2022年截至9月,已经有了12次。其中影响最大的是82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问台湾。可见这部法律起到了极其恶劣的作用,极大了破坏了台海两岸的稳定局势。

830日,民主党参议员艾德·马基(Ed Markey)带领4名众议员抵达台湾,其中包括美属萨摩亚共和党众议员阿玛塔·拉德瓦根(Amata Coleman Radewagen)。在美国体制内,美属萨摩亚的议员没有表决权,故这位拉德瓦根在国会是边缘议员,对政策影响力有限。不过她依旧能够访问台湾,说明台湾当局在执行“邀请外交”时不是很挑剔。

66次访台表示美国政界愿意同台湾保持关系,这是台湾当局需要反复确认的。同时这些“邀请外交”取得了一些战术胜利。典型案例有20135月,美国众议员斯蒂夫·夏博特(Steve Chabot)率团访台。2016年,夏博特等议员首次在国会提案《台湾旅行法案》。2017年,夏博特在新一届国会再次提案。2018年法案生效。2022414日,参议院预算委员会共和党首席议员格雷厄姆率领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梅嫩德斯等6名参众议员访台。回到美国后,梅嫩德斯和格雷厄姆就共同提案了《2022年台湾政策法案》(117届国会S.4428),要让台湾成为美国的“主要非北约盟友” 

4. FAPA

截至202112月,FAPA在华府设有总部,在全美有多达50个分部,覆盖从华盛顿州到佛罗里达的各州和各大城市。FAPA的会员多达数千人。这种布局给游说工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FAPA的成员可以在各自的选区拜会议员,募集资金参加游说工作。

打开FAPA的官网,可以看见一个熟悉的名字,科恩·布劳(Coen Blaauw。很明显他还在为这个组织工作。当年在国会山跑上跑下的年轻说客如今已经进入FAPA的领导层,成了资深政策顾问。不过他的工作内容没有发生改变。2019年,布劳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我从未遇见一个国会议员说‘我不支持台湾议题’。”可见FAPA的重要游说工作是广泛地拜会议员。而且VOA披露称布劳还会到台湾面见民进党高层。这说明台湾当局与FAPA已经结盟,而且民进党很重视FAPA的工作,FAPA正在充当民进党当局和美国政客之间的纽带。

202112月,科恩·布劳接受台湾媒体NewBloom采访时表示美国国会对于台湾实现诉求至关重要,所以目前工作的重点还是放在推动国会立法上。布劳称FAPA在国会山运作多年,主要有2个重大胜利,其一是切割“中华民国”与“台湾”。布劳说,以前在美国议员的认知里,台湾等于“中华民国”。但是由于FAPA的运作,当代的美国立法中不再提到“中华民国”,只会提到“台湾”。研究院认为,这是台湾民进党当局“去中国化”与FAPA游说共同作用的结果,对台独势力有较大意义。

其二是推出88号决议案(114届国会,H.Con.Res.88)将美国前总统里根的“六点保障”加入美国台湾政策的基石。布劳称,在2016年之前,美国法案会表述美国台湾政策的基石是《与台湾关系法》与美中三个联合公报。FAPA反对三个联合公报体现的“一个中国”原则,于是运作美国国会加入“六点保障”作为抗衡。FAPA88号决议案的推动过程中发挥了主导作用。在美华文媒体《台湾公义报》披露称决议案文本是科恩·布劳亲自撰写,再交给斯蒂夫·夏博特提出。夏博特的选区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FAPA在当地的分会成员在前总会长李青泰的带领下开展游说工作,布劳也参加和夏博特的会谈。鉴于台湾当局游说夏博特推动《台湾旅行法案》,台湾当局与FAPA在游说方面的合作可以在夏博特身上体现出来。

2016516日,88号决议案在美国众议院通过,强调“六点保障”应当成为美国台湾政策的基石。2017年通过的军费法案果然把“六点保障”加入基石。这让美国的台湾政策朝支持台独的方向前进一步。

研究院认为,FAPA还有一个重大胜利就是促成了美国国会“台湾党团”的成立。2002年,夏博特等众议员发起“台湾党团”,如今发展到229人的规模,是众议院中最大的党团,而且还是跨党派“掌握”多数席位。参议院中也有人数为33人的“台湾党团”。这是FAPA在美国各地布局的直接结果。正是FAPA成员不断的拜会与游说,让美国国会议员们都知道了台湾的诉求。

此外FAPA还取得一些战术胜利。布劳称,FAPA也参与了推动《台湾旅行法》的工作,而且早在2004年就已经开始。可见在这部法案的订立过程中,台湾当局与FAPA的游说工作合流了。

5. 总结

通过《台湾在美国的游说》系列,研究院整理了台湾当局游说美国政府的情况和历史演变。在1940年代国民党在中国执政时期,就有了为国民政府服务“中国游说”。国民政府败退台湾后坚持游说美国。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演变后,台湾当局在美国有了完整的游说体系。

这个体系大体上分为2个层次,其一是台湾当局官方和官方资助的游说。台湾当局的游说措施手段多样,有“邀请外交”,有建立姐妹城市,有聘请游说人士和公关公司。游说的层次上到国会山,下到基层,游说的对象非常广泛,涵盖美国政治、经济、学术等各界的人士。

其二是民间自发的“台独”游说,它的代表是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虽然是民间“公关组织”,但是能量不可小看。FAPA能够拉拢美国的国会议员,推动乃至于通过倾向于台独的决议案和法案。在国民党执政期间,台湾当局和FAPA由于目标不同处于对立关系。民进党上台后,双方关系改善,已经有了合作。

1940年代到当代,国民党和台湾当局的游说获得过一些战术成功,遭遇过重大战略挫折,但是有一点没有改变,那就是他们从未放弃游说美国。这一套体系依旧在发挥作用。2008年,美国的一项研究称在美台湾人在游说方面的成功程度在各族群中可以排到的第六名。考虑到台湾只有2300万人口,在美台湾人不过数十万,取得这种影响力可谓超水平发挥了。

从战略上来看,台湾游说至少有一个成功之处,那就是保持美国政治界对台湾的关注,而且在美国的台湾议题铺陈了主体性,控制了话语权,设置了议程。美国国会里已经形成了规模很大的台湾党团,为台湾当局的利益奔走呼号。

研究院所揭露的只是台湾当局在美国游说工作的冰山一角。在今天的美国,翻看各类媒体,无论是极右翼的布莱特巴特,还是专业中立的《华尔街日报》,都可以看见“友台”的评论。这就是游说在发挥作用,它们正在塑造美国人对台湾问题的认知。中国大陆和一切希望国家统一的人士都应该正视台湾当局的游说活动,正视这股势力,并明白他们的危害性。

  1.  https://efile.fara.gov/ords/fara/f?p=1381:11:19274281858624::NO::P11_CNTRY:TW

  2.  https://efile.fara.gov/ords/fara/f?p=1381:120:9917854914566::::P120_DATERANGE:N

  3.  https://www.taitra.org.tw/iFrame.aspx?n=58#

  4.  https://www.opensecrets.org/federal-lobbying/firms/summary?cycle=2022&id=D000067201

  5.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7th-congress/house-bill/7900这种法案牵扯的利益方十分广泛,参与游说的公司也不止一家,帝国咨询是其中之一。目前法案在众议院通过。

  6.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5th-congress/house-resolution/1176

  7.  19个法案和决议案,1个通过,3个部分通过,其余提案后就没有动静。

  8.  https://www.wsj.com/articles/SB846801489708618500

  9.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archive/politics/2005/04/21/the-complexity-of-taiwans-ties-with-lobbyists/710cf64e-a5d7-43f3-b041-e1edbb12ebb6/

  10.  一次可能有多人。

  11.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7th-congress/senate-bill/4428/text#toc-ide66df18961ce41da8fb17719847b2843

  12.  台湾称他叫“昆布勞”。

  13.  https://fapa.org/our-team/,媒体称他为执行总监executive director

  14.  https://www.voanews.com/a/taiwan-us-relations/4849922.html

  15.  https://newbloommag.net/2021/12/14/radio-new-bloom-19/

  16.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4th-congress/house-concurrent-resolution/88/text

  17.  https://www.taiwanjustice.net/2016/05/23/%e7%be%8e%e5%9c%8b%e5%b0%8d%e5%8f%b0%e5%85%ad%e9%a0%85%e4%bf%9d%e8%ad%89%e6%b1%ba%e8%ad%b0%e6%a1%88%e7%9a%84%e6%8e%a8%e6%89%8b-%e2%94%80%e6%98%86%e5%b8%83%e5%8b%9e%e8%88%87-fapa%e7%9a%84%e6%95%85/

  18.  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公法115-91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5th-congress/house-bill/2810/text

  19.  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6/12/taiwan-china-trump-beijing-mao-chiang/509582/

  20.  如共和党众议员汤姆·蒂凡尼2021122日在布莱特巴特上独家发表署名社论,呼吁美国承认台湾独立。https://www.breitbart.com/asia/2021/12/02/exclusive-rep-tom-tiffany-time-for-u-s-to-recognize-reality-by-recognizing-taiwan/

  21.  无独有偶,《华尔街日报》上也有评论,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https://www.wsj.com/articles/united-nations-open-door-to-taiwan-unification-recognition-china-diplomacy-11635104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