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希颖:华人群体 “政治意识”的觉醒助力澳大利亚政局“变天”
栏目:名家评论 发布时间:2022-05-22点击数:

图片


图片

华人群体 “政治意识”的觉醒

助力澳大利亚



政局“变天”



图片
图片


图片





前言




在刚刚结束的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中,反对党工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击败了自由党党魁莫里森赢得了胜利,这也意味着时隔9年,工党重回澳大利亚政治舞台中央。





01

西方媒体解释:

自由党在国际及国内社会失能


     对于本次选举工党获胜的原因,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西方媒体给出了包括莫里森拒绝在气候变化上做出积极应对;拒绝对澳政府存在的权力运作问题做出改变;未能积极应对政坛性骚扰问题;未能有效应对持续的洪灾、森林火灾及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未能有效应对生活成本、房价、通货膨胀和工资收入增长停滞等国内民生方面的问题;以及在潜艇军购问题上迎合美国,背叛法国,令澳大利亚在国际上失分等系列原因。

图片
图片





02

不可忽视的力量:

华人群体的人口数与资本

图片


图片





华人人口比重




     但遗憾的是,无论是有意弱化,还是无意忽视,华人团体大力支持工党,助力其获得大选的原因并未被西方主流媒体重视。事实上,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发布的全澳人口普查数据,早在2016年,在澳华人总数已经突破了120万(约为121.4万),占到总人口数的3.9%。华人群体已经成为了澳大利亚第一大非英语少数民族社区群体。




华人资本力量




     这还仅仅是人口比重,并未体现华人“资本”的力量。可即便仅仅依靠人口数量,华人群体的态度也足以对澳政局产生不小的影响。这种情况在过去是很难出现的,尤其在西方发达国家,更是不可想象的。但随着海外华人群体的壮大,本次澳联邦大选成就了对于华人群体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经典案例。




华人

作为少数利益群体之大者




     众所周知,近些年,在美国的“威逼利诱”下,澳政府不顾09年以来中国早已是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国的现实,不顾华人群体已经成为了澳大利亚第一大非英语少数民族社区群体的现实,持续挑衅中国,持续煽动对中国及华人的“敌意”和“仇恨”,这在客观上让很多华人陷入了极端尴尬的境地,甚至有不少人遭受了残酷的人身财产安全威胁,这也促使华人群体在本次大选中抱团支持对移民持相对开放包容态度的工党。正是在华人群体的力挺下,工党在时隔九年后,能够重新执政澳大利亚。





03

澳大利亚华人群体

为全球华人做出了很好的示范


     当然,工党上台并不意味着中澳关系能改善,这是由美国通过CIA及各种力量掌控着澳大利亚核心政客群体,以及长期在澳进行意识形态塑造等原因造成的。在新的制衡力量出现之前,这种局面很难被改变。华人群体政治影响力的崛起,是潜在的制衡力量,只不过在这股力量没能真正成型之前,中澳关系很难改善。

     但这不妨碍澳大利亚华人群体为全世界华人群体做出了很好的示范:抱团成力,用民主社会的规则维护自身的利益,这是华人群体得以立足所在国家的有效路径。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散居在世界各地的华人群体一直秉持着隐忍、务实、低调的品质,不摊事,不惹事,逆来顺受,很少主动参与当地的政治生活,这使得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对比黑人、穆斯林、犹太人等民族宗教群体,华人群体往往被视为“软柿子”,经常受到各类肤色、各种政治立场群体的攻击,尤其是新冠疫情后,这种有意识的种族攻击一度发酵到令人震惊的程度。

图片







结语




面对着这些新情况、新问题,以澳大利亚华人群体所做的示范为参鉴,世界各地的华人群体应当避免内耗,开始更好的抱团,用民主的规则参与到当地的政治博弈之中,形成自身的强大政治干预能力,是未来华人群体更好立足于当地的重要路径。尤其是在那些存在有意侵害华人群体利益的区域,这种抱团,这种政治参与就更显得刻不容缓。以澳为例,让华人群体“政治意识”的觉醒成为维护华人利益的最好、最强、最长效的盾牌。

图片



作者:雷希颖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政治战略博士

中国海峡研究院(香港)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