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泽克评占领华尔街:符号学体系的失败和左翼理论在后危机时代的缺位
栏目:学术专栏 发布时间:2021-12-06点击数:

2007年美国发生次贷危机,后来恶化成波及全球的经济危机,史称“大衰退”(Great Recession)。2011年9月,美国发生“占领华尔街”(Occupy Wall Streat)运动。愤怒的民众打着“我们是99%”的口号在美国乃至全球金融行业的象征华尔街抗议长达数月之久,后来被当局强制清场。

斯诺文尼亚的当代马克思主义者齐泽克对占领华尔街运动首先是同情的。2011年10月9日,齐泽克来到纽约,对抗议者发表演讲。齐泽克点出了当代资本主义体制的荒诞之处:资本主义号称保护私有财产,然而百万民众的财产在经济危机中化为乌有;资本主义自称反对社会主义,但是却率先在权贵阶层中实现了“社会主义”;在经济危机中破产的民众被称为“失败者”,但是危机的始作俑者是大银行、投行、保险公司这些金融机构,但是国家财政却花费数千亿美元拯救它们。

在2008年,齐泽克就阐述了“失败者”资本主义内部潜藏的危机因素。齐泽克发现全世界的发展中国家的贫民窟越来越大。贫民窟存在于某个主权国家的内部,却成为相对没有秩序的“飞地”。贫民窟相当于是符号学系统上的一条裂缝,一个脱离了控制的区域。里面的居民没有进入主流符号学秩序,没有进入公民权的法律空间。他们成为所谓“模范阶层”(symbolic class,即中产阶级)的对立面:没有财产、缺乏教育、收入低微。他们成为高层讨论政策的背景,却被人忽视,是去结构化的边缘人,躺在“去政治化了的惰性状态”中。由于他们被隐藏,国家的政治看上去是“没有裂缝的整全”,其实布满裂痕。

齐泽克称20世纪政治的一个认为就是让他们重新结构化,不过很少有人这样去做。委内瑞拉的查韦斯这类民粹政客发现了他们的力量,依靠他们夺取了政权。不过齐泽克认为查韦斯不是如他自称的“社会主义者”。这些“失败者”是足以让资本主义无法继续再生产的否定性力量。

齐泽克对抗议者又是批判的。他指出当代的抗议者最大的问题是“无法想象资本主义的终结”。一方面,这是符号学体系的失败。人们的意思和思维受到符号学体系的构建,被意识形态的构建,符号学秩序不会教你如何想象它自己的终结。

另一方面,齐泽克指出占领华尔街的抗议者们不够“激进”。他们在警方清场之后就大体上放弃了。抗议者们没有对美国的体制发起挑战,不愿真正地发动革命。1年之后,齐泽克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上有更加深入的阐述:当代的抗议者没有去批判、去质疑资本主义法权秩序。它被当做一个背景,一个先验存在的秩序,人们认为它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人去反思它。

这不单是抗议者的无力,也是全世界左翼学者的失败。在后衰退的时代,左翼理论是缺位的。这造成2种思潮的崛起。一种是西方的种族民粹主义。全球化的“失败者们”在缺乏反思的情况下变得保守,将罪责归于“他者”,包括外国人、移民、平权活动家等等。他们希望回到某种美好的旧秩序,在美国,它的要素包括白人、男性、基督教。4年后,特朗普在美国的崛起证明了齐泽克判断的正确性。

另一种是中国式的集权资本主义(authoritarian capitalism)。齐泽克发现,传统观点认为资本主义与民主体制的结合是不对的,资本主义不需要政治民主。在缺乏民主的情况下,资本主义能够更加“高效”。因为发展不需要在考虑代价,成本很容易被转嫁给民众,而权贵不需要听取民众的意见。

  1.  ZiZek S. Remarks on Occupy Wall Street[J]. Log, 2012,(25):118-120.

  2.  Zizek S. Nature and Its Discontents[J]. SubStance, 2008, 37(3):37-72.

  3.  Zizek S. Capitalism[J]. Foreign Policy, 2012, 196:5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