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青年交流的必要性与新途径
栏目:聚焦两岸 发布时间:2021-09-15点击数:

我既在大陆生活,也会常常回台湾看看,一个很深的感受就是海峡两岸青年对对岸的了解其实并不全面。

 

在大陆,我的同学们对台湾的印象大部分是由周杰伦、五月天这一类歌手和一些台湾演员构成的;大家很喜欢看《康熙来了》这类的综艺节目,也有很多同学喜欢看台版的偶像剧,知道台湾有很多好吃的甜点、景点。但对于台湾青年,印象则不是很好。大陆这边有些媒体会把一些论坛里很激进的言论截图出来,导致大部分大陆青年觉得台湾青年全是愤青,无法交流。可以说,大陆青年对台湾青年的了解,是不完全的。

 

而在台湾,以前因为一些媒体的报导,有一些台湾人对大陆的印象并不是很好,不过主要是经济这方面啦。比如小时候,我的好几位亲戚都觉得大陆依旧很穷,担心我在大陆穿不起新衣服,而把旧衣服送给我。最近几年好了很多,因为台湾人也能通过照片、短片等等看到大陆的发展情况,也有很多大陆的产品被台湾人使用,比如TikTok、华为、小米等等。不过现在依旧有很多误会,比如我接触到的很多台青会觉得大陆这边搞应试教育,大陆青年都是考试机器,都被「洗脑」而没有自己的思想,而不屑于与大陆青年交流对话。但其实大陆青年也会谈论教育公平、性别权益这一类的社会问题。可以说,台湾青年对大陆青年的了解,也是不全面的。

 

但现在的大环境其实迫切需要两岸青年之间的交流互动。近些年明面上的局势看起来越来越紧张,特别是疫情这两年。同时台湾当局实施的教材「去中国化」,已经将许多历史移除。我的表妹现在就在台湾读国小,也就是大陆这边说的小学。他们的教材已经开始改变说法、删减内容。我们这一代可能还知道两岸其实同根同源,再往后几年就真的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情况了。

 

所以我们现在两岸青年之间的交流是格外重要的。目前来讲,好像两岸青年之间交流的主要途径还是各种各样的活动。我参加的也不算多,是最近几年才了解到这些活动,结果这两年又疫情反覆,没有特别多的机会参与。

 

在疫情前,我有幸参加了第十一届海峡论坛,当时是2019年,去的是福建晋江。主办方对活动的整体安排也十分详尽周全,三天里带我们参观了当地的许多景点和民俗演出,还了解到当地台湾青年青创中心的种种服务和配套设施。可以说,这样充满细节的招待是非常不错的。

 

但当三天结束后,我回望这几天的行程,感觉还是更像一场旅游,而非一次交流。我期待的交流可能更加深层,而非浅浅的一场观光。我也有时候会找坐在身边的队友闲聊,发现团队里大部分人也是抱着「免费旅游」的心态来参加,而不是实打实的交流一些对大陆的看法。而且参加活动的团友中,没有大陆人,同时青年的占比并不多,可能确实是因为形式不太吸引人,所以我对19年这次经历有点小失望。

 

今年我也报名了两岸大学生领袖营。看到今年领袖营的行程安排,感觉有更多的时间让台湾和大陆的大学生一起合作、讨论,这样的「交流」感觉才更加有趣且有效。但还是很遗憾,因为疫情导致这次领袖营推迟了,还没能实打实的感受两岸青年的交流。

我觉得两岸青年的交流,可以从这些活动着手,增加更多大陆青年和台湾青年接触、交流、分享的机会。可以多一些破冰活动,让大陆青年和台湾青年相互认识、结为朋友;活动中间多一些学术沙龙,一起探讨两岸共有的社会问题;多一些项目合作,在合作中让我们更加了解对岸在想什么、在关注什么。

 

这段时间我正好和几位朋友一起在做北京大学主办的Mini Gap Year夏令营,他们就在活动中设置模拟创业环节,为参与者提供交流协作的机会。我们的两岸青年交流活动中,我觉得也可以加入这种类型的缓解,让台湾和大陆青年一起模拟创业,既能锻炼大家的能力,又能起到互相交流的作用。

 

这些活动可能一年只有一两次,平时两岸青年也需要更多的交流。我觉得网络交流的话可以用zoom、腾讯会议等定期举办一些读书会、观影会之类的。我觉得对于同一个作品,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见解。在对这些事情的讨论中,可以各抒己见而又不会触犯到比较敏感的问题。如果能将主题与中国历史、中国古代文学这类内容联系上,感觉还能潜移默化地为台湾青年弥补一些「去中国化」后知识的缺失。

 

比起政治上的问题,我个人觉得目前更需要的是两岸青年间在足够了解对方这个基础上彼此的和解。要有好奇心去了解对方,要有宽容心去求同存异,先交上朋友,是很重要的。除了这类面向两岸青年的活动,台青创业这一点也是很重要的交流方式。

 

我觉得一个是很多台青在大陆这边做自媒体创业,这个是一条不错的路子。大陆这边流量变现的操作模式其实已经非常成熟了,同时很多机构是乐于为台湾人提供平台的,比如今日头条的头条学院也有很多对台湾人相应的激励措施。这样能让台青在大陆有所收获,也能让大陆人更多了解台湾。如果能鼓励台青将这些文章、图片、视频上传到脸书、ig这类的平台上,还能让台湾人对大陆更加了解。

 

不过做自媒体的毕竟还属于小众。在这几次回台湾的途中,我发现台湾有很多组织机构是大陆这边比较欠缺的。同时,我也发现,有一些这样的机构已经在大陆生根发芽,比如台湾的「慈济」慈善组织,早几年开始就在大陆这边发展了。这几年大陆这边的职业教育、就业培训这一类其实有一个大缺口,而台湾的就业辅导、职业培训已经发展的比较完善。如果能在大陆发展台湾这样的一些机构,可能是双赢的选择。台青能通过这种方式进行创业、创造更多工作岗位,同时也能加深台陆间的交流。

 

我相信,在不断的交流之中,两岸青年终能以心相交、尊重差异、增进理解。

(郭佩珊)